卡兹这里

末子•樱叶only

好久没来lofter看看了(๑•́ωก̀๑)
涂了一个头像给我家小梨
最近真的是,吃糖吃到齁!

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!!!

白井你个球球呀_:

大 大庭广众之下你们…………………😃😃😃

💛糯米馅润包💜:

啊啊啊啊啊大口吃糖!💜💛

黄色い坊主:

年轻时候玩的好开

【花】自制pv

ARASHI CDデビュー17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!

【花】

(禁二改二传,禁商用,禁传外网)

崩了五六次的pr,边剪边哭。

能在fzbs待着真好。

你们是那样耀眼,给予我们力量,让我们勇敢前行。

希望能像你们一样坚强和优秀。

【SAS】直到永远都是

起名废借了一下王小立的一篇小说名。

想写带有一点忧伤一点甜的东西。

我不会说我融进了一些亲身经历。

特地百度了麻婆豆腐的做法我也是很拼hhhh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相叶雅纪和樱井翔分手了。

听到“分手”这个词从相叶雅纪的口中说出来时,樱井翔完全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。

他不明白为什么昨天还在亲密牵手的两人,今天就要面临分别。

一次次地询问,一次次地挽回,都没办法阻止相叶雅纪离开的脚步。

 

一个人在家里喝着酒,关于他们的过往,一幕幕在心口翻腾。

相叶雅纪在演唱会的时候肆意地跳在他背上,相叶雅纪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一百朵白玫瑰,相叶雅纪会开朗地叫着自己“翔ちゃん”,相叶雅纪带自己去千叶旅行,相叶雅纪为自己准备各式各样的“第一次”体验,相叶雅纪会从背后抱着自己,相叶雅纪的嘴唇软软的……

满满的,全是相叶雅纪。

都怪自己在岚学星空观测的时候组了好几次CP,还说什么“我对于饭们萌CP萌BL一直采取无视的态度,就是顺着氛围一次一时兴起,今后也将无视下去所以请大家不要期待”,加上之前好几次类似事件惹相叶吃醋,又都没及时跟相叶说清楚,还一直轻描淡写,怪他不理解自己,偏偏相叶太过体贴,心里的难过都不会说出来,憋久了终于爆发,才酿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。

可自己对他的感情,他难道不清楚么?

樱井说过:“在我看来,相叶君更像是太阳,比起善于营造良好氛围,他的情绪可以牵引和感染四周,气氛也会变得极好,说阳光明媚的人,大概是没见过他微笑时的模样。”

借着节目或杂志采访,不遗余力地说着“今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啊”。

还有花式肢体接触。

他觉得自己表达得够明显了呀,还要他做什么呢?

 

半夜醒来,许是酒喝得多了,头疼欲裂。踉踉跄跄地跑到卫生间吐着,身边再也没有人会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背,温和地抚慰自己。他无力地瘫坐在地板上,无法控制眼泪的流淌。

之所以伤心,是因为樱井为了这段爱情倾其所有,可最后的决定权却被对方牢牢地抓在手中,他所有的付出在结果面前,显得笨拙到无能为力。

相叶说他没办法继续喜欢他了。

不是不喜欢,不是讨厌,更不是因为他家里人不同意之类的任何客观原因。

而是,没办法继续喜欢。

这个“没办法”,究竟包含了多少的无奈?

他就这样风轻云淡地把他们的所有过往都抛在身后,一个人向前走。

 

该做的节目还是在做,只是少了那一声声的“翔ちゃん”,少了牵手拥抱,少了意味不明的击掌,也不会再在节目进行的时候从很远的站位挪到双方的身旁。

门把隐约都猜到了什么,却不知从何帮助,二宫试着跟竹马谈过好几次,怎知相叶这次的态度坚定得不得了,怎么说都不肯让步,甚至还和二宫发了脾气。

 

樱井翔叹了叹气,还是坐上去千叶的车。

曾经答应过要常去看相叶的家人,也常常和相叶一起去,现在分开了,却没法放下他们,只好趁相叶不在的时候过去。

踏入房门,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他低头苦笑着。原来已经把这里当自己家了么?

一如既往的,相叶的家人一看到樱井翔就热情地招呼着:“还念叨着小翔怎么很久没来了呢,一定是很忙吧?你一来呀,我们就特别高兴。”

没有相叶的同行,樱井显得有点局促,但毕竟是熟悉很久的一家人,他还是很快地转换好了心态,和大家聊起了天。

相叶的妈妈握着樱井翔的手,笑着说道:“我以前就说过这是适合写字的手呀,以后肯定会是作家或者记者。看小翔现在,又会写词又当主播,真好啊真好。”

樱井翔笑着,趁相叶妈妈不注意,擦了擦眼角的泪花。

多温馨。

仿佛看到了五十年后。

然而身边没有他。

 

准备晚餐的时候,樱井翔自告奋勇要打下手,相叶妈妈拗不过他,便让他去准备麻婆豆腐的材料。

麻婆豆腐啊。这是相叶最擅长的菜了。

脑海里冒出的还是相叶。

是谁说过的,千万别跟约会对象做太多日常的事情。特别是逛超市。从买食物到挑拣日化产品,都会产生一种永不翻身的俗世亲密,而这又是纯粹的热恋和浪漫最不需要的幻觉。现在的樱井翔,做着多么日常的事情都会想到,曾经和相叶一起到过这里,曾经和相叶一起买过这些东西,曾经和相叶做过这些菜。

生活中的一切,全是相叶雅纪。

正当他一边切蒜一边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,一阵热闹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抬头对上那双杏眼。

相叶雅纪对樱井翔的到来显然也是惊讶的,苦恼于如何应对的时候,相叶妈妈把他推了过去:“正好去帮小翔吧,你不是最擅长做麻婆豆腐了吗?快去快去。”说着又跑去忙其他事情。

厨房里只剩两人。一阵沉默。

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,满心头的话无从说出口,只有一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,仿佛对方下一秒就要离开,在此之前能多看一眼就是一眼。

这是在分手后两个人第一次独处,没有了旁人的劝解、外界的干扰,看着对面深情的眼神,相叶的心泛起涟漪。

生气了这么久,已经打定主意要及时止损,不让对方继续伤害自己,反正时间能治愈一切。可是为什么,当对上他的眼睛,相叶的心又开始变得柔软。

或许,时间有时不是治愈,只是掩埋。那些深埋在心里的情愫,并不会消失,一件小事的触发,都可能让自己全盘崩溃。

樱井翔的双唇微动,用低沉的嗓音道出:“ごめん……”

相叶雅纪愣了一下,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:“那个……你切的是葱不是蒜……”他走到料理台旁,把青蒜叶放在案板上,从樱井翔的背后环抱住他,切起了蒜。

 

足够了。

再恶劣的吵架也会和好。再严重的冷战也会融冰。不需要去烦恼现实的问题——就算烦恼也能找到解决的方法。而至于新欢或是第三者,只会是他们之间用于增加篇幅和提升主角感情的跑龙套。

拥有夫夫相的人一定可以在一起。直到永远都是。

性格互补的人最适合在一起。直到永远都是。

 

相叶雅纪在樱井翔的耳边喃喃道:

“我回来了。翔ちゃん。”

翔ちゃん。

这睽违已久的两个音节让他的心中翻起巨浪。樱井的眼前蒙上了水雾,用力地点了点头,笑着说:

“嗯。欢迎回来。”

未来百年也会宣誓他们的爱情。直到永远都是。

END.

【SAS】四季(上车)

为了纪念我的第一次开车(可能是最后一次),决定还是单独开一篇放肉好了。

产生了个脑洞,虽然可能有点俗气,不过倒是感动到自己了【x

可能明天会写完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破车一发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有gn给我小红心~

也希望写文的大家能够(在坚守写作底线的情况下)自由地写自己想写的东西【比心】

好像并没有人发现我偷偷开了车😂
那就假装自己有产粮地发几张素描课上的作业吧owo
模仿微博上的圆核细胞和再狗蛋蛋蛋的图。
天晓得上课的时候举着手机临摹有多痛苦QAQ
不过画的小律师能被素描老师夸奖我也是好开心!

看了首页不太平的事情。
有点难过。
毕竟刚刚注册lof没两天,单纯是为了看飒飒的文才来的。
以及hyly啥时候通过注册啊【号泣】!好像现在都没人管了,想看文都没得看_(:з」∠)_

本来打算在这个时候写篇文的,首页这样也是很累呀。
然而……
想起我还有轴子没打工作计划没写英语没背四级还没开始准备……
就更想写文了(?)

依旧是清水到不能再清水的甜文!
就算是开个车也在中途踹下来!
【我不会说只是因为我不会搞链接_(:з」∠)_】

不知道啥时候会开始写。
前阵子的脑洞消失了,我感到很难过QAQ

以上。

【SAS】四季

找亲友学会了开链接的方式hhh

终于可以把车开起来啦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开个号记录对飒飒的喜欢(o^^o)♪
这个梗起源于拔哥以前的广播和xgg在杂志上的答案。
结尾有一句是从微博上看到的,忘记出处了。侵删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相叶くん,来做个心理测试吧。”kaji桑念起了听众的来信。

这个心理测试主要是让相叶雅纪将岚的其他成员用春夏秋冬来形容。

“首先春天,就是樱井翔くん。因为是樱花呀。第二个,果然是利达吧,秋天是松润,冬天是二宫。”

“春天的是结婚对象哟。”

“啊?结婚?”

“就是说将来的结婚对象是和樱井くん一样性格的人。”

“没法想象呢……”

是啊,没办法想象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相叶雅纪回想起两个月之前做的心理测试。

并不是因为心虚而掩饰什么。

他能感受到身边的那个人对他的不同。

樱井翔说是“身体接触苦手”,却能对自己勾肩搭背,各种亲密接触十分顺手。

怀抱与指尖传来的温柔与坚定,落在自己身上那目光的炽热,交往、结婚的对象总是选择自己。

他不是感受不到。

可这能说明什么呢?如果把这当作是樱井翔对自己的特殊情感而去告白,迈过了这条界线,万一他对自己只是团爱而已,那么他们之间十几年的关系就会有裂痕了吧?

只要不去面对,像现在这样也是足够的。

这份心意若是堆积着难受,就把所有的心意都干干脆脆地说出来,大家便只会当玩笑话。

比如,翔ちゃん的笑容真的很棒不是吗?只是看着就会变得有精神呢。
比如,我知道翔ちゃん喜欢我的事喔。不然怎么会在我哭的时候忽然抱住我呢?
比如,结婚的话选翔ちゃん。似乎很有安全感。
比如,一点疲惫的表情都不会展现出来,这样笑着工作的你,我最喜欢了。
都是真心话。

真诚地说出来,别人也都只会当作团爱来看待吧?

自己说“ 翔ちゃん好像想喝水的样子,我就把杯子拿起来喂他喝了 ”,之后被二宫桑笑着吐槽“你们干脆交往算了”。

隐藏得很好,对吧?

只有自己知道这些都不只是友谊,而是真心地喜欢着那个人。

而对方呢?
说着“我,想待在相叶くん旁边”;
说着“雅くん❤去下一个环节吧♪”;
说着“我会等着向你行三指之礼,说声‘欢迎你回来’的那天”;
说着“你到底有多喜欢我啊”;
说着“圣诞节的话,对岚来说就是雅纪的生日呢。虽然没什么关系,但我最喜欢相叶くん了❤”;
加上con上在自己耳边唱歌后的亲吻和前阵子VS岚的kiss。

林林总总。究竟有多少是真心?还是,仅仅为了节目效果?
他不敢细想。

初秋的傍晚带有一丝凉意,相叶雅纪打了个寒颤,紧了紧胳膊。

樱井翔不在身边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有多依赖他。

想着借运动来暖和一下身子,他便加快步伐往家里走,却看到门外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……翔、翔ちゃん?”

樱井翔闻声抬头,清了清嗓子:“雅纪。”

诶?多久没听到樱井翔这样叫自己了呢?嗓音还与平日有着一些不同,相叶雅纪快步跑过去:“怎么了,翔ちゃん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面前的人停顿了一下,说:“不请我进去么?”

“啊!好的!”相叶慌忙地开门,期间还把钥匙弄掉了两次。

“雅纪真是,笨蛋啊。”说着轻轻揉了揉相叶的头发。

相叶心头一紧。这个人今天到底怎么回事,待会好好问清楚,如果工作遇到烦心事的话就陪他喝喝酒好了。

将樱井让进屋内,相叶转身关门的时候,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力量压了下来,耳边感受到的是温热的呼吸。他静静地让樱井抱着。想来真的是有不开心的事情吧?

过了一会儿,他见身后的人没什么动静,试探地问了句:“翔ちゃん?”

环在腰上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,耳畔传来痒痒的感觉。

“前阵子好忙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所以直到昨天才听到你的レコメン。”

“诶?哪一期啊?”

“和我结婚那一期呀。”

相叶雅纪吓了一跳。怎么这么直接地就说出来了?而且这表达的方式……很容易让人误会啊喂!

试着挣脱樱井翔的手臂,想面对面问个清楚,却被他搂得更紧。

“别离开。”
低沉的嗓音落在相叶心里深处,他看不见樱井的表情,不知道此刻对方在想什么,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说这些话。

“我不会离开翔ちゃん啦。我一直在这里,只要翔ちゃん需要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相叶拍了拍樱井的手臂,转过了身,看着对方的脸,“翔ちゃ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可以跟我说么?”

“为什么没有办法想象和我结婚的样子?”樱井翔一脸委屈地看着相叶雅纪。

所以……他是为了这个而不开心?没来得及解释,樱井又开口:“你记得上次我们一起到你的千叶去玩吧。”

刻意加重了“你的”这两个字,相叶的睫毛颤抖了一下:“当然记得了。”

“那期节目我有看。数了一下,光是播出的部分你就叫了38次的‘翔ちゃん’哟。”

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数得这么细致,不禁羞红了脸,却装作没事人一样:“我就是习惯这样叫你呀。只是习惯啦。倒是翔ちゃん今天很奇怪哟,一直‘雅纪’‘雅纪’地叫着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有什么‘想法’呢。 ”

“确实是,有想法的。”樱井捧着相叶的脸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仿佛要看进相叶的心里,“那个心理测试,两年前我就做过了。”

“诶?你做过了?”

“想知道答案么?”

“如果翔ちゃん要说的话我也是可以听……唔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唇上便覆上了一抹温柔。

软软的。被轻舔着的嘴唇一阵阵酥麻。一下,一下,仿佛有电流传递到全身各处毛细血管。

好像有哪个开关开启,再也停不下来。身上慢慢地热了起来,血气上涌,相叶回吻着,呼吸渐渐加重,手臂也攀上了对方的后背,想要把他揉进身体里。

得到了相叶的回应,樱井也更热情,从断续轻啄到深吻,不甘于浅尝辄止,舌头灵巧地探入相叶的口腔,手指抓着他的头发拉向自己,想要更贴近彼此。此时此刻,他们不再怀疑对方的心意,不再囿于团员的这层关系。

隔着衬衫,相叶轻抚着对方……

情欲释放后,两人相拥而眠,谁都不舍得离开哪怕一点点的距离。歌曲早已放完,房间里只有他们的呼吸声。半晌,相叶雅纪轻启双唇:

“翔ちゃん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翔ちゃん。”

“嗯?”

“翔ちゃん!”

“干嘛啦,这么恶心。”樱井翔轻轻拍了一下相叶的头。

“我啊,最喜欢这样叫着翔ちゃん呢,怎么叫都叫不厌。”

樱井认真地看着相叶,压低嗓音:“雅纪。雅くん。Masaki baby。”

相叶“扑哧”一声:“什么嘛,这下换你恶心了诶!”手指无意识地缠绕着樱井的头发,“ねね,翔ちゃん,这样的经历是?”意会到对方的想法,这是他们在千叶时培养出的默契,樱井翔回应道:

“第一次。”

说罢,两人皆爽朗地笑了。终于可以直接面对这份埋藏在心里的感情,可以肆意地说出对对方的爱意。

“你先睡一会儿吧,我去做饭,让你尝尝我拿手的中华料理!”相叶雅纪吻了一下樱井翔的眉间,帮他掖好被子,起身进了厨房。

侧身撑着头,樱井翔通过卧室的门看向厨房,忙碌的身影让他的心安定了下来,好像看到了同居之后的日子。来之前还忐忑不安,毕竟相叶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,他不能确定对方对自己的好是否含有友谊之外的东西,他也不确定自己对相叶的情意对方是否真正了解。

不过,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因为他已经清楚地知道了答案。

Masaki baby,最喜欢听你一次次叫着“翔ちゃん”的时候了,怎么都听不厌。

“翔ちゃん,饭做好了,起来吃饭吧,有翔ちゃん最喜欢的贝类噢!”

说是中华料理店的大少爷,做出来的菜可真是不咋地。尽管心里小小地吐槽着,樱井翔还是大口大口地吃着,毕竟相叶说过,这是他充满着爱意的料理啊。

“翔ちゃん,ねね,翔ちゃん…”

相叶雅纪蹭了蹭樱井翔的脚踝,“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心理测试的答案呢。”

“春天是相叶雅纪,夏天是相叶雅纪,冬天是相叶雅纪。”

“诶?那秋天呢?”

“二宫和也。”
“啊……为什么……”听着相叶充满疑问又带有醋意的语调,樱井翔补充道:

“一方面是因为,如果所有的答案都是你的话,对你的偏爱不就太明显了嘛。拿二宫来挡一下。”

所以四季里面说了三个季节都是我,这就不明显了?相叶忍住笑,继续问:“那另一方面呢?”

“现在是秋季呀。”樱井停下了筷子,摩挲着相叶的手腕,“我们从这个季节开始,你就是我的春夏秋冬。”

心头动容,相叶雅纪回握住樱井翔的手,十指紧扣,就这样注视着彼此,一眼万年。

他们看过白日焰火,他们曾在雪中白头。

如今,他对他说,你是我的春夏秋冬。

四季都有你,那么,在一个又一个轮回的四季里,请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吧。

END.